給香港不要選擇集運 > 歷史 > 正文

姜子牙到底有多少個稱號?

▌林屋公子

我們所熟知的姜子牙,其歷史原型是商末周初的周朝太師、齊國國君呂尚。那麼,呂尚為什麼又會被叫“姜子牙”?他到底姓什麼、名什麼呢?其實,呂尚的傳世文獻中稱呼非常多,而每一個稱呼卻又都有按照一定規則。羅列一下他到底有多少個稱號,便能從中一窺周朝的稱謂習慣。

首先要説的就是呂尚。在中國古代“名”和“字”是有區別的,“名”是出生時的名字,多用於謙稱;“字”是成年時的名字,多用於敬稱。而呂尚的字是“尚父”,《詩經·大雅·大明》誇耀他在牧野之戰的風采就説“維師尚父,時維鷹揚”,周代男性的字多稱“父”而女性多稱“母”,比如孔子就字“仲尼父”,但這個“父”往往可以省略,所以在先秦諸子《荀子》、《呂氏春秋》和《史記·齊太公世家》中,就有“呂尚”之稱。同時,周代又多用通假字,所以清華簡《耆夜》就把他寫作了“郘上甫”,其實就是“呂尚父”的另一種寫法。

呂尚的名應該是“望”,在《荀子》、《呂氏春秋》中有“呂望”的稱呼。而先秦文獻中更頻繁的出現是“太公望”,在《孟子》《韓非子》《呂氏春秋》《逸周書》都有出現。《史記·周本紀》説“太公望”是稱呼來源周文王説“吾太公望子久矣”,似乎説太公望是文王的“太公”盼望的意思。不過這種説法不可靠,因為“太公”“望”在先秦作為呂尚的稱呼已經非常普遍。上博簡《古公見太公望》説文王的祖父古公見到的已經是“太公望”了。

呂尚最著名的“子牙”一名來源很晚,先秦文獻只有《孫子兵法》明確提到“呂牙”,清華簡《良臣》有一個周成王時的“君牙”,但與周武王時的“帀(師)上(尚)父”明確列為兩人。《尚書》也有《君牙》篇,具體內容已經不詳了,《尚書序》把他列為周穆王時期的人物,離呂尚的年代更加遠了。總之,“牙”作為呂尚的名字在早期記載僅出現一次,這是否是他的別名,還是和“君牙”其人混淆了,我們不得而知。而“子牙”這個稱呼,就更是後世説法了。

然後要説呂尚的姓氏。我們提到呂尚的各種稱呼中,都只説“呂尚”“呂望”“呂牙”而沒有説“姜某”,為什麼呢?因為周代姓和氏也不同。簡而言之,氏是當時社會集團的標誌,而姓是血緣集團的標誌。姜子牙的姓為姜,商末時,他生活在呂國,氏為呂,故稱呂尚。周朝分封時將他封到齊國去了,所以也被叫齊太公。雖然他的氏從呂變成齊了,但姜這個姓卻還是不變的。周代男子一般以氏帶名字稱呼,這樣一看氏就一目瞭然是哪個國族的;而女子則以姓帶名字稱呼,這樣不管氏怎麼變,結婚時都不容易違反“同姓不婚”的制度。所以,呂尚在周代根本不能被稱為“姜子牙”。

那麼,為何後來他又成了“姜子牙”呢?這與戰國秦漢的姓氏合流有關。到秦漢以後姓和氏就是一回事了,大家也就不這麼清楚分辨了,東漢的《潛夫論》説“文、武師姜尚”、“文王遊畋,遇姜尚於渭濱”,是最早稱呼他為“姜某”的記載。

除了以氏帶名字稱呼,周代也喜歡以官職、以尊號帶名字稱呼。呂尚的官職是“太師”,是周朝最高軍事長官,也簡稱“師”。這個“師”不是老師的“師”,而是軍隊的“師”,所以會被稱為“師尚父”;姜子牙也被尊稱為“太公”,所以又會被稱為“太公望”“齊太公”。在周朝初年“公”是對尊者的稱謂,如周公旦、召公奭都是當時的輔弼大臣。不過呂尚在當時沒被稱作“呂公望”,大概因為他並非呂國的國君,而國君的通稱也可以叫“公”。

呂尚在後世還有個特殊的稱號“飛熊”。在《周本紀》中提到周文王遇見呂尚前占卜過,結論是自己得到“非龍非螭,非虎非羆”,而是“伯王之輔”,也就是説得到的不會是龍、螭、虎、羆四種動物,羆就是熊的一種,所以大家把“非羆”説成“非熊”,進而説成“飛熊”了。在元代的《武王伐紂平話》中,就説文王夢見一隻雙翼虎到殿下,周公旦為他解夢説這就是飛熊,得到它就會得到賢者,這樣一來呂尚才又有了“飛熊”的稱呼。

呂尚善於兵法,撰有《太公六韜》。所以唐玄宗將其列入國家祭祀;唐肅宗封他為武成王,成為與孔子並駕齊驅的武聖人;宋真宗又加封他為昭烈武成王。直到明代,他的地位才被關羽奪去。“武成王”這個稱呼也漸漸被人遺忘,反而又與“非虎”合併成了一個新人物,也就是《封神演義》中的武成王黃飛虎。

有趣的是,考古發現中也有疑似呂尚的遺蹟。2008年至2009年,在山東省淄博市高青縣的陳莊西周前期遺址發現了一件青銅器,這件青銅器是“豐”為他的祖先“祖甲齊公”製作的。這個“甲”是這位“齊公”的“日名”,所謂“日名”起源於商代,代表的是祖先在天干十日中的哪日受祭,比如商紂又叫帝辛,就是在一旬的第八日辛日受祭。西周前期也繼承了這種風俗,比如呂尚之子就叫齊丁公、呂尚之孫叫齊乙公,明顯與後來的諡號不同。既然這個遺址位於西周前期,祖甲又不會是丁公、乙公,那麼呂尚本人的可能性當然是最大的了。

總之,因為周代複雜的稱呼習慣,以及呂尚本人複雜的經歷,他在當時的“馬甲”非常多,在《史記》之前就有祖甲齊公、師尚父、呂尚、呂尚父、太公、太公望、呂望、呂牙、齊太公等。到後來的東漢時期才開始有姜尚的稱呼,他在唐宋時期又被官方列為武成王、昭烈武成王,而元明時期則在文學作品中被稱為飛熊、姜子牙。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